德云社依然是我们喜欢的亚洲第一男子天团明星八卦

/ 发布时间 / 2021-07-09
庚子年封箱第一场有这样一个小插曲:一个小姑娘手捧着一束鲜花送给了台上的郭德纲,还奶声奶气地叫了他一声舅舅,这个女生是侯耀文先生的外孙女。这何尝不是郭德纲向侯耀文致...

已经是五队队长,还参加过“追光”的烧饼有哪些不满呢?

张九龄当上队长,烧饼什么也没捞着,张云雷依然没出现

两场长达5个多小时的演出,让久违的德云粉再一次见证了这群老爷们的欢乐。

但,不能不说的是,所有还是那样完美,德云社依旧是大家喜欢的亚洲第一男子天团,这一点毋庸置疑。

不过,你脑海中是否有过如此的想法:七队队长孟鹤堂在2017年以前是烧饼的队员,目前十队队长张九龄又是源于烧饼麾下,如此算来,九个演出队有三个是源于烧饼这一队,算不算一种迂回战术?

相信是由于档期问题。

而4月份封箱在德云社的历史上还是头一次,连续两天封箱在德云社这么多年的历史上也是首次。

在小剧场活泼惯了的张九南,面对师父和于大爷的时候,一下子就变得温顺和乖巧了。

德云社依然是我们喜欢的亚洲第一男子天团

说不出具体缘由,我就是非常喜欢烧饼和郭德纲之间的相处方法,这可能和他十多岁开始就跟着师父是什么原因,他可以旁若无人的和师父撒娇,可以表达我们的不满。

在这段不算长的段子中,张九南把他“贯口小王子”的人设发挥的淋漓尽致。

除去烧饼的欢乐、张九龄的得偿所愿以外,相信大伙还发现了另外一个问题:这次的封箱依然没张云雷,还破天荒地没《扒马褂》。

一直以来,烧饼都有个执念:为何没他来得早的栾云平就当上副总了呢?

可是,每一次烧饼拿“当副总”说事的时候,还是非常欢乐。

相信德云粉都有如此一个共识:既然爷们儿敢说如此的话,就说明生辰八字已经有了一撇了,而那一捺,恐怕就是下一个德云社分社的东风了。

热热闹闹的两场封箱结束了,意犹未尽的网友发现,撇开人气不说,若论实力,不算郭德纲于谦两位“头牌”,在德云社能和高峰栾云平媲美的还要是岳云鹏和孙越。

而前一段时间坊间还议论纷纷的尚九熙、何九华;秦霄贤、孙九香分手事件,在这次的封箱中被他们巧妙地做出了回话:和平分手,为了各自以后更好地进步分手。

在本该是《扒马褂》的环节,郭德纲给他选择的是另外一个种类的段子。说实话,孔云龙的珠玉在前,在大舞台初出茅庐的张九南,真的不合适说这个段子,好在老郭奉行的是一个猴一个拴法。

他这只活泼的猴子,就得给他一个肢体语言少的段子,可是我还是被他表演的“乌云”,“掉进马桶的塑料袋”给笑去世了。

看来烧饼这个“副总”的梗一时半会是过不去了。

侯震、侯耀文先生的外孙女,都是郭德纲和师门关系的见证,这种实质行动要比嘴上的口号有说服力!

他还大着胆子和师父说,张九龄都当了队长了,赶明济南德云社成立了,他是否就可以到当十队队长了?

这何尝不是郭德纲向侯耀文致敬的一种方法?而早先传得有鼻子有眼的神秘嘉宾,恐怕就是这个小女孩吧?

张九南是最大的赢家

郭麒麟一直在进步是有目共睹的、秦霄贤业务能力还要继续增强也是有目共睹的。不可以理解的是,烧饼、张鹤伦、孟鹤堂原本是可以更好的,为何还是以前的水平呢?

有些。

努力了多年的张九南,终于“名利双收”了!

尽管大家都了解这不过是师兄弟们之间的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和相声作品的一个常用常响的包袱。

再说,虽然他本人没出镜,其他师兄弟表演的时候,可是没少提到他,这也算另外一种参与了吧?

两场封箱的赢家不止张九龄一个人,还有张九南。

庚子年封箱第一场有如此一个小插曲:一个小女孩手捧着一束鲜花送给了台上的郭德纲,还奶声奶气地叫了他一声舅舅,这个女生是侯耀文先生的外孙女。

就像这次封箱,他不只在和于谦、栾云平的群口中吐了苦水,非得要和“爱徒”一争高下。还在返场环节见缝插针,看到张九龄由于感谢师父让他做了九队队长而下跪后,他也非要下跪,还和师父说假如让他当副总,他目前就给师父跪下。

也难怪,《扒马褂》的设定是“撒谎、圆谎”,孔三哥去年跨年一下子把能想到的“谎”全给破了案了,其他人再如何巧舌如簧,也再难超越他的版本了,封箱上不出现,实在是明智之际。

张云雷为何没来呢?

1